科技创新

拉巴斯夺命之旅 死亡之路骑行

  爱旅游,足迹遍布世界30多个国家。爱分享,乐途旅游网、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等专栏作者,《旅游》等杂志撰稿人。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路是人走出来的。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北部,有一条曾经是当地人无路可走的路,一条被誉为“全球第一夺命路“的”死亡之路”,也有人叫它“黄泉路”,这条路上不知送走了多少人才得此盛名。

  关于死亡之路,“死亡之路真的通向死亡”;“超级神秘诡异的死亡之路”,“全球第一夺命路”…...看看这些媒体报道恐惧又辣眼的标题,就够让人毛骨悚然的。如果说玻利维亚乌尤尼的天空之镜是天堂,拉巴斯的永加斯路就是地狱。

  “新华网 利马5月17日专电(记者刘国强)拉巴斯消息:玻利维亚拉巴斯省境内17日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造成14人死亡。 据玻利维亚警方说,这起交通事故发生在拉巴斯市以北55公里的丘斯皮帕塔小镇的一条公路上。一辆满载货物及乘客的卡车在行驶途中突然失去控制,坠入路旁300米深的山谷,致使包括司机在内的车上全部人员死亡。

  穿过丘斯皮帕塔小镇的这条公路,路面经雨水冲刷后坑坑洼洼,路旁都是数百米深的山谷,这里经常发生翻车事故,因而被人们称为“死亡之路”。今年以来,在这段公路上曾发生多起汽车坠崖事故”......

  “1983年,一辆巴士不小心冲出山谷,造成100多人死亡。是玻利维亚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交通意外。按1999年至2003年的统计,永加斯路每年平均发生209次的交通事故”......

  这条被称为“黄泉路”的永加斯路,每一年都会有数百人在这里失去生命,可以说是每天都有人在这里丧命。

  如此频发的交通事故让拉巴斯市民人心惶惶,交通警察和附近医院的医生们忙得焦头烂额,玻利维亚交通部和国家领导人异常烦恼。加上全球各大报纸和新闻媒体的大篇幅、头版头条的渲染了这条“死亡之路”的诡异,交通部门不得不把“死亡之路”封闭,不再让车辆从这条路通过,从此这条路被荒废了。

  虽然这条路不能用于交通运输,可是很多人对“死亡之路”充满好奇。这条让玻利维亚境内人人谈虎色变的公路,位于安第斯山脉的东麓,是20世纪30年代巴拉圭囚犯们修建而成的,路的最高处在海拔4700米的悬崖上,悬崖深处在300米到800米之间,全长64公里,很多路段宽度只有3米左右且没有护栏。

  这条路是当时连接外界唯一的一条公路,大量运货卡车和载人客车每天都要从这里经过。由于地势险要,路况恶劣,碰到下雨还要塌方。过去每年平均有200到300人死于悬崖内的翻事故,1994年,美洲开发银行宣布它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道路,从此,这条路“臭名远扬”成了举世闻名的“死亡之路”。

  正是由于这种特定险恶的公路环境,给世界上热爱探险的人们找到了一个挑战的好地方,当地旅游机构特意推出了“死亡之路”的自行车骑行观光活动。

  我们不是冒险家,也不是探险者,只是处于对这条路的好奇和对高原亚马逊雨淋风光的倾慕,来到拉巴斯怎能错过这举世闻名之路。于是我们通过当地旅游机构报了名,缴费之外每人买一份高额的保险,并签署一份感觉像是生死状的合同。准备经历一次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灵魂归故里的行程。

  这天一早按要求来到集合地点,一辆5成新的中巴车,车顶上架着10余辆山地自行车,一名司机和一名领队兼教练。

  出城后没多远一处与众不同的山谷吸引了我们,拉巴斯是世界最高的首都,开门见山一点儿不新鲜,而这里的山却不一样,整个山谷都是高耸着的米色、红色、深紫色的沙石林,奇特山体的形态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月球表面,这里没有任何建筑,完全保留了安第斯山脉的狂野气息,千百年的岁月将山野腐蚀成了泥沙岩柱的森林,领队告诉我们这里叫“月亮谷”,名符其实!

  欣赏过月亮谷,继续沿盘山公路一直开到最高峰,停车远望真是一览众山小,云雾之中蜿蜒曲折的公路盘旋在雨林山水之间,好一副水墨风景画,领队告诉我们这里大约海拔5000米,说也奇怪海拔5000米竟然没有高原反应,或许是来这多日已经适应了,或许是这里湿润清新的空气让人感觉舒适,或许......

  路上不断有骑行者欢呼着经过,我们也跃跃欲试。此时,一阵微风,云雾涌动,下起蒙蒙细雨,云雾弥漫能见度很低,我们只好上车继续缓慢前行,车窗外一幅“雾锁山山锁雾”的水墨丹青,眼看着山不转水转,云不转雾在转。

  海拔5000米后开始下行,绕过一座山,“天忽作晴山卷幔,云犹含态石披衣“,雨停了。

  我们的车在路边停下,司机和领队娴熟的把自行车一辆一辆从车顶上搬下来,领队用西班牙语边说边示范,给我们讲解骑行要领。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西班牙三百多年的殖民史让南美大陆彻底改观,西班牙语成为统一的官方语言,做旅游的也不例外。还好我们同行队友中有位当地朋友,曾在中国学习过中文,现就职拉巴斯一家中国公司,是个骑行爱好者,一路上即做导游又做翻译。

  讲完要领,又把每辆车的每个部件调试一遍,确保性能安全后交给每个人,再检查每个人的安全装备佩戴合格后准备出发。两个小朋友不会骑车,急的磨拳擦掌,没办法坐车跟在后面压阵。

  好久没摸自行车的我,看着眼前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还真有点儿紧张,我会骑车,但从来没有骑过这样的山路,还好是柏油路,在队友的鼓励下蹬上单车顺势一路下行,其实这时只要控制好方向不用费力,开始还不敢放开速度,见路况还好又没有车,渐渐的放开速度直到极速,那种速降觉冲击着大脑,一个字,爽!

  路过一个几户人家的小镇,这大概就是多家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丘斯皮帕塔小镇”,领队招呼我们停车补充给养,继续前行没多远顺山谷拐进一条碎石路,路口一石坑,给我们一下马威,突然变换的路况让大家不得不下车,有的推过石坑继续骑行,有的就只能骑一段推一段了。

  这里才到“死亡之路”的入口,之前的路是停用“死亡之路”后修建的新公路,那只是让我们试骑和热身的,真正的挑战还没有开始。

  拐过一个U形弯儿后再看,峰峦林立,峡谷纵横,整个山谷沟壑被原始森林覆盖着,云雾弥漫山谷,像是茫茫的大海,云雾遮挡山峰,感觉有个巨大的天幕。

  雨又来了,云雾包围了万物,我们也成为了云雾的囊中之物,为了确保安全领队让我们上车,司机把自行车一辆一辆搬到车顶上。

  缓行了一段感觉不妥,只好停车等待,雨时大时小,我下车徒步前行“侦查”一下,下坡路感觉没走多远,又是一个U形弯,看一眼便让我心惊肉跳,一边是陡峭的山壁,一边是壑深万丈的无底深渊,狭窄的路面只有一辆面包车的宽度,连护栏都没有,走着都冒冷汗。

  往回走吧,回去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每走一步都很费劲,海拔4000多米徒步上坡真是考验我的肺活量。

  雨停了,司机和领队又把车搬下来,认真地对我们讲这里如何危险、如何恐惧,说着还将一块石头顺山崖扔下去,意思是这里的山谷很深,掉下去就化为乌有了,如果现在返回还来得及,再往前走就没有回头路了,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了,既然来了就决定一条道走到黑了。说实在的来之前真没想到是这样,以为就像开始的那段盘山公路。

  大家互相鼓劲振臂高呼“耶!”出发!一路下坡集中精力,控制好速度,想着教练说的,我把速度控制得很慢,紧靠右侧岩壁,生怕冲下山去。有意思的是从进入死亡之路开始,路变得又险又窄,而这段路的交通规则是靠左,意味着会车时我们必须靠悬崖的那一边。

  我双手紧握车把,感觉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一个劲儿的咽着口水,拐过U形弯后我手脚开始发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身体靠右一歪窜下来,定了定神儿,不行,不能再骑了,否则我的心一定会跳出来,等待小巴车过来收容我吧。

  实际上,坐车的惊险程度比骑车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自行车小自己控制,坐车就意味着把性命托付给毫不相识的人。这是雨季,山路泥泞湿滑,交通事故多在这种恶略的天气中发生,司机好像不屑一顾慢慢往前开。

  坐在车上往前看,崎岖不平的山路蜿蜒盘旋,每看一眼都触目惊心,一侧直览迷茫中的亚马逊高原雨林,往下看是雾海茫茫,车身好似悬在空中,让人不寒而栗,我们拉着孩子默默的坐到车的右侧,心里感觉似乎安全些。

  前行一拐弯处一段更窄的路,一条瀑布飞泻到路面上,惊美之极!真是造物弄人,惊险与美景就是这么如影随形。车停下来我带两个小朋友贴着峭壁走过去,远看惊美,走近就只有惊险了,刀削般的悬崖拔地而起,被流水冲刷的岩壁露出狰狞的岩石,上顶云天,危峰兀立,令人望而生畏。

  骑行队友也滞留在这里,陆续小心翼翼的推车经过,峭壁上倾泻的水直击路基,路面被水冲刷的向山谷倾斜,看似随时可能塌陷,稍不小心就会滑向深渊与红尘作别。

  这条路从海拔4700米到海拔1200米全程64公里,唯一特别的人文景观莫过于整条路上布满的十字架和随处可见为遇难者修建的墓碑,凡有车不幸坠崖的地方,亲友都在那里为死者立上一个十字架,刻上姓名以作纪念。路越险的地段十字架越多,有个狭窄的拐弯处居然立了一排十字架。这因该1983年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意外,一辆超载的大巴掉下悬崖,造成超过100人遇难。看到时我情不自禁地黯然神伤,为队友们捏把汗。

  从安第斯山脉到亚马逊平原落差大,地形险峻,气候多变,云雾森林里能见度越来越低,我们的车只好又停下来。这里虽然是高原,可空气湿润清心又润肺,感觉很舒服。大约20分钟云雾稍薄一些,司机小心翼翼地慢慢前行。不知绕了多少个U形弯,在前方一个大“S”的地方车停了,我们的队友正在C型的悬崖边上摆拍那,上有险峻的山峰,下是幽深的峡谷,望眼欲穿的亚马逊雨淋在云雾笼罩下,风光无限,险峰无限,这样的风景或许一生也难得一遇,摆拍留念是必需的。

  又往下走了一段云开雾散,视野开阔了,青翠的山崖随处可见垂挂的白练,以往这些不成诗也是画了,对于我们的骑行者来说,途中每一米风景都用单车见证的,心灵和肉体双重磨砺下看到的景色,绝对不是诗画和几张照片能展示的。

  一路上唯一一处明显的休息站点,就是一个公共厕所,可以休息一下了,一路上不知洗了多少天然淋浴,大家互吐衷肠,有惊有险,刺激连连,坡陡疾驰,有队友被车轮飞溅的石头打伤了腿,幸亏装备不错伤势不重。

  后面还有三分之一的路,太阳出来了,路也宽了些,这是绝地疾驰的最后机会了,我不能再错过了,三上单车,大家拉开距离,我在最后,感觉车往前蹿,双手紧握车把捏着车闸,双眼盯着前方的路面,一旦有坑或遇上石头没躲开都是很危险的。

  骑着骑着心里就轻松了,快感愈升、刚有放松,前方一大段的路被水冲毁,路面沙石纵横水流湍急,一队友和领队在对面接应指挥,“不要停!别减速!冲过去!”我犹豫着冲到三分之一处不幸掉下来,bwin国际注册只好推车趟水通过,另一名女友所幸把鞋脱了光脚趟过,虽然水很冷却感觉很刺激,很兴奋。

  过了这一关后就阳光普照了,气温也越来越高,进入热带雨林后没多久就到了终点。看着蜿蜒蛇型的车辙,心中征服的快感难以自抑,从未有过的兴奋,自豪难以言表。

  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可当时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后悔“云雾森林”那段没骑,没有体验到那种然乘云欲归的飘飘然。

  一不管怎样,如果不骑行就永远不知道乘风而行的感觉,永远不知道靠自己的脚征服一切到达终点的喜悦,安第斯山脉令人生畏的壮丽,亚马逊雨林令人震惊的壮美,3000多米落差绝地疾驰的快感和惊魂动魄的刺激,绝对极度的挑战,绝对值得为自己竖起大拇指。

  骑行结束,等待我们的是安第斯山脉的温泉,雨林人家的美酒,美食和美丽小姑娘,洗尘,饱餐之后,乘车沿安地斯山脉在热带雨林盘旋,峰回路转回眸远眺,群山峻岭之中我们穿越的蚕丛鸟道透过云纱雾幔依稀可见。这里我们不只是征服了山、征服了路、征服了云雾、征服了瀑布,而是征服了凡尘,征服了自己。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88889999

电话:020-66889888

邮箱:admin@591zhengyi.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